双相障碍,两面人生

双相情感障碍(以下简称双相)曾被称作“天才病”,但疾病并不挑人,受双相困扰的更多的是普通人。

 

由于双相抑郁、躁狂交替甚至混合出现,常常会引起各种各样的问题,在抑郁期间被误解为“脆弱、懒惰、不思进取”等,在躁狂期间被认为“发疯”,避之唯恐不及。

 

但实际上,人们恐惧害怕的不是人,而是未知的双相障碍。

 

如果人们更了解双相,对这一疾病的误解就能减少,也能够更好地帮助身边患病的人应对疾病,恢复正常的生活。

 

橙子是一位年轻的姑娘,她是一名培训班讲师,崇尚健康的生活方式,对护肤有着独到的心得。同时,橙子也是一名双相患者。她一直规律就诊,也曾因双相住院治疗。她的经历可以说是绝大多数双相患者经历的缩影。我们来看看她的故事。

橙子:

2008年我读大一,第一次出现了躁狂发作,起初我积极参加各种活动,表现得很出色。后来逐渐失控,原本学校派我参加省主持人大赛,没多久我就陷入了抑郁状态,主持人大赛最终没有参加。我的生活变得一团糟,时而抑郁时而亢奋,在这两极之间循环往复。

双相情感障碍,也称躁郁症,指既有躁狂或轻躁狂发作,又有抑郁发作的一类心境障碍。

 

躁狂发作时,表现为心情异常兴奋,精力旺盛,兴趣与动力增加,话多、活动多、花销多等症状,持续至少1周以上,且明显影响社交或职业功能;如果上述症状未明显影响功能,但也持续了4天以上,则为轻躁狂发作;而抑郁发作时则出现心情低落,兴趣减少,疲乏,脑子转得慢,活动少,悲观、绝望,自杀想法等症状,持续至少2周以上。躁狂和抑郁交替或循环出现,也可以混合方式同时存在。

 

两种极端差异的表现令患者经历着“两面人生”,也经历着极大的痛苦。

橙子:

第一次是男朋友陪我去看医生,已经是发病一年以后了。开始去的是综合医院的心理科,医生说我是双相,给我开了药,但我逃走了。又过了一年,有一段时间我发现自己每天只睡几个小时,很亢奋。从那以后开始了求医问药的征程。

2019年中国的调查显示,双相情感障碍的终生患病率为0.6%。

 

1/3以上患者在首次出现肯定的双相症状后的1年内寻求专业帮助,但遗憾的是很多患者需要经过数年才能得到确诊。双相患者发病后平均10年才能得到首次治疗。

 

在橙子的故事中,我们看到,接受诊断并开始认识双相,是非常重要的转变,这并不意味着以后的每一天都只能小心翼翼地生活、需要被照顾,这一转变是掌握“战争”主动权的开始。

 

双相是可以控制的!

橙子:

十年求医的经验告诉我,好的医院、大夫,合适的药物和药量,这四个因素是最具有决定性的。我走了很多弯路,不停的找医院、医生、药物、药量,甚至连偏方、“大仙”也都试过、找过。直到四年前我才开始坚持规律地治疗,情况开始好转。

药物治疗是双相最重要的治疗。坚持服药可以控制和减轻疾病发作的严重程度,减少复发概率,稳定情绪。

 

和橙子一样,很多患者是花了很长时间、付出了很多代价,才了解到药物对于疾病治疗、恢复正常生活的重要性。服药或许会出现副作用,但也不能忽视疾病本身对患者功能的损害和对生命的威胁。药物治疗期间,可以记录下副作用,并与医生详细讨论,权衡利弊,调整优化治疗方案。

 

对任何人来说,接受长期服药都是非常重大的决定和承诺。药物相当于“枪炮”,而患者是双相“战场”上最让人敬佩的勇士。

作为双相患者,除了药物治疗和心理治疗,掌握自我管理技巧非常重要,包括记录并识别影响情绪的危险因素和保护因素,保持作息规律,避免饮酒,发展和维持社会关系等。很多患者和橙子一样希望发出声音:把感悟和经验统统传递给其他患者,帮助其他人尽快康复。

 

双相患者之间都是值得信赖的“战友”,看到这样一群可爱的人,在了解双相后,你还会害怕吗?

 

双相患者的进步总是跌跌撞撞的,但患者仍期待被爱、被理解。

 

在双相“战场”上,患者也需要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,病友即战友,医生、亲人是盟友。

 

作为社会大众,如果您怀疑自己也在经历着“双面人生”,请及时到医院就诊;

如果您身边有“双面人生”患者,我们邀请您,作为最强后援队,加入到“同盟”中;

如果您未曾了解这个疾病,也请关注双相情感障碍!

 

关注情绪健康,关爱自己!

 

参考资料:

1. 于欣,方贻儒等中国双相障碍防治指南(第二版)[M].北京:中华医学电子音像出版社,2015.

2. 凯•雷德菲尔德•杰米森(美)著,聂晶译.躁郁之心:我与躁郁症共处的30[M],浙江:浙江人民出版社,2018.

3. 戴维•J.米克罗维兹(美)著,陈幼堂译.双相情感障碍—你和你家人需要知道的[M],重庆:重庆大学出版社,2013.

4. 微信公众号《LLJ的精神病世界》

5. Huang Y,et al.Prevalence of mental disorders in China: across-sectional epidemiological study.[J]. The Lancet. Psychiatry, 2019;6:211-224.

 

用微信扫一扫

用微信扫一扫